第138节高原之战_天才杀手
123读啦 > 天才杀手 > 第138节高原之战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38节高原之战

  第138节高原之战

  在偶尔传來的凄厉狼吼和皎洁而朦胧的月光承托下,一处人迹罕至的青藏高原地带,显得有些诡异,4月的春风把高原上的青草微微压弯了腰,如果仅仅是这一切的诡异,在平时还算正常,但是这个时候,在这方圆百里很难找到半个人影的高原上,竟然传來的一阵洪亮的梵音。

  “方施主,这个怪物的灵魂已经被扭曲的不成样子,我的梵音无法平复他的内心,反而好像让他变得更加狂暴,看來要活捉,估计是不可能了!”一个喇嘛装扮的和尚左手拖着九十度直立于胸前的右手,对着一个约莫三四十岁的中年女子说到。

  “不能活捉,那也要把它消灭,这个怪物满身血腥味,想必手中至少已经有着十几条人命,留他在这世上,也只会是个祸害!”这名中年女子的声音雄厚有力,显得底气十足,给人一种巾帼不让须眉的感觉。

  “虽然我佛教导我们不能妄造杀孽,但是杀你一个能救千百生灵,就算佛祖要把我打下阿鼻地狱來化解此孽,我也心甘情愿,受死吧!孽障!”和尚低头自言自语了一句,下一秒,之见这个和尚脚下一动,竖立于胸前的右手向前一挥,一个巨大的金色“卍”字符号飞出,疾射向他们二人面前不远处的一个怪物。

  今夜正值月圆,明亮的月光泼洒在大地,也使得二人能够清楚的看到于他们眼前怪物的模样,从身影來看,这个怪物基本上还可以用人形來称呼,但是在世界上,很难找到身高超过3米的人类,或者类似人类的物种。虽然四肢比例和人类的也差不多,但是说它是怪物的原因就是,它除了“四肢”之外,在怪物的腰间部位,竟然还长着“两肢”,而且原本应该是正常的四肢,却长着锋利的锐爪,在手肘和膝盖,还有从覆盖在它骨骼表面的肌肉下,突出着骨刺,而它多出的那“两肢”也不想它正常的四肢一样,有着分明的手指或者脚趾。虽然和它的手臂一样,也是由一个关节连接着,但是这多出來的两只手的末端,却是锋利的骨刀,给人的感觉,就像是……螳螂的双刀,怪物全身不遮片缕,也沒有长着半根毛发,但是身上却在胸口手臂大腿等地方,覆盖奇怪形状的、鳞片似的角质外壳,从它胯下那丑陋的圆柱形物体可以推测,这个应该算得上是个雄性怪物,如果说这个怪物的整体形状很恐怖,那么再看到它的面容时,沒有人不会觉得不恶心,怪物的长相用青面獠牙來形容,一点都不过分,他的下颚很大,这个世界上或许沒有谁能够比它还要贴切“地包天”这个形容长相的词语了,两颗尖锐的獠牙从口腔里伸出,它的口水好像很多,连他那个想盆子一样的下颚都仿佛无法装满,恶心而粘稠的口水从嘴角溢出。虽然怪物的肤色还不是绿色的,但是却苍白得发青,给人一种死人的感觉,就像是快要腐烂的尸体一样,而且怪物的五官及其扭曲,眼睛一只高一只低,眼球爆出,由几根筋肉连接着,搭拉在眼眶外面,由此可以得知,这个怪物应该是沒有视力的,但是不知道怪物还拥有其他什么特殊的能力,面对夹击它的两人,总能灵巧的闪避开一些对准它要害的攻击,而且反击时精准有力。

  喇嘛的那个金色“卍”字飞驰的速度相当快。虽然怪物已经做出了想要闪避的趋势,但是却已经來不及了,巨大的“卍”字符号在一眨眼就來到了怪物的面前,出于本能,怪物上身四肢双手交叉,想要凭借手臂上的鳞甲來阻挡这一击,喇嘛所拍出的“卍”字蕴含着巨大的能力,下意识里,那个怪物还是不想用脸來接下喇嘛这古怪的一招。

  “轰隆”的一声巨响,打破了高原上的寂静,当喇嘛拍出的那记“卍”字击中怪物之后,由于起内部蕴含的能量被施放,而引起了一阵小型的爆炸,爆炸过后,怪物身上除了冒起阵阵青烟,似乎沒有其他的外伤,但是被这股强横的能量击中,怪物一时间好像动弹不得。

  “我的伏魔咒好像沒起什么作用,方施主,只有看你的御剑术了!”看到眼前的怪物被自己拍出的金色“卍”字完全击中。虽然似乎被震击到了,但是仍然站立着的怪物,喇嘛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
  “好吧!接下來交给我了!”只见那中年女子侧身对着怪物,然后在胸前用手在空气中画了一个圆,只见在女子的手画过一圈之后,出现一阵好像空间撕破的扭曲,然后一个巨大的月精轮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女子的身前,这个月精轮半径有一米多,和女子纤细的身材想必,显得非常巨大,轮外的刀刃闪着摄人的寒光。

  这个时候,如果有人在这,一定会以为这是场魔术表演,因为那个巨大的月精轮从材质上來看,必定是由精钢打造,再加上巨大的体积,显得非常沉重,但是此刻,这轮钢月却随着那女子右手的摆动,犹如一片沒有重量的羽毛一般,轻轻的漂浮在女子身旁,而女子的右手仅仅只是引导这轮钢月的漂浮方向,并沒有实际接触着月精轮。

  “去!”女子突然大喝一声,同时右手对着那怪物用力一挥,那轮钢月利刃,便疾驰着朝怪物拦腰斩去,仅仅一眨眼的功夫,沒有人会看到到底发生了什么?就在那零点几秒过后,那轮沉重而锋利的钢月,已经出现在了怪物的身后,看似以缓慢的速度,向那女子的身边飘回。

  直到那轮钢月飘回女子身边时,那个怪物至始至终都沒有动过一下,但是就在女子收回自己的月精轮之后,怪物腹部流出了粘稠的红色液体,要仔细看去才会发现,原本怪物腹部上的鳞片,有一条细细的切横,原來刚刚女子的那一下,已经将这怪物懒腰切成了两半,过了一会,怪物上半身向后倒去,而下半身因为脚上的利爪牢牢的紧抓着地面,依然直立在地面之上。

  “吼~~,,!”虽然被拦腰斩成两截,但是怪物的上半身仍然发出了低沉的咆哮,这声咆哮,透露出的并不是怪物的绝望,而是愤怒,之见怪物的上半身忍受着痛苦向自己已经分离的上半身爬去,上身四肢并用,努力让自己的上下半身的切口紧贴,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这,连接这怪物上下半身的切口,看到这里,那女子和喇嘛都被怪物这强悍的生命力给震撼住了,本以为凭借那女子的月精轮发出的雷霆一击,可以超度这个孽畜,但是沒想到它受到如此重伤,还能够自我愈合,这只怪物,到底从何而來,。

  “这次把你的头切下來,看你还能不能再接回去!”对于刚刚自己雷霆万钧的一击竟然沒能起到太大左右的事实,那女子似乎有些接受不了,抬起右手指挥着那轮钢月,向怪物的颈脖飞斩而去。

  似乎还真让那女子猜对了,那怪物的头部似乎就是他的弱点,感觉的飞斩而來的威胁,那怪物腰部的刀臂交叉举在胸前,做出了一个想要格挡的动作,那女子本以为可以凭借月精轮锋利的刀刃,以及高速旋转飞舞时产生的切割力,一举将怪物的骨刀斩断,但是当月精轮的刀刃接触到怪物那两把骨刀的时候,巨大沉重的钢月被怪物硬生生的给抗了下來,这个时候,怪物表现出了更为强大的身体韧性和力量,这只怪物,竟然还能在战斗之中不断的进化自己。

  只见那怪物长着骨刀的肢体用力向前一推,硬生生的偏移了月精轮的前行轨道,将带着利刃的钢月格挡到一旁,那女子见势,右手一招,将自己的兵器召回,月精轮仿佛那女子肢体的一部分,随着女子右手的指挥,不一会就回到了女子的身边,在她身边盘旋漂浮着。

  “大师,看來这个怪物很难缠啊!”女子皱了皱眉头,对着身边的喇嘛说到,的确,这个怪物很是让他头疼。

  突然,有一股陌生而强大能量在向他们急速靠近,让两人都不由得立即警觉起來,不仅是拥有自我意识的两人,就连那似乎只剩下野兽本能的怪物,仿佛遭到了死亡的威胁一般,竟然也好像在畏惧的瑟瑟发抖。

  “畜生,终于让我找到你了!”只见随着一声稳重的男声,一个白影从天而降,稳稳的落在了怪物和那两人之间,接着微弱的月光看去,只见那男子的脸上虽然一脸唏嘘的胡渣子,头发有些凌乱,给人一种颓废的感觉,从外表上來看,这个男子大约有40岁。虽然样貌颓废,但是他的眼神却带着无比的坚毅,该男子超过1米8的身材显得非常魁梧,一身白色笔挺的西装,被他撑得鼓鼓的,这样一个男子,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带着成熟魅力的少女杀手。

  从男子的外表來看,一切都显得那么正常,但是此刻那名男子手中,却拿着一把银色的铁环大刀,刀背上的铁环随着男子的移动而发出“叮当”的碰撞声。

  “白虎银刀,你是白锋,!”那女子好像从那男子手中的武器,猜到了他的身份……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